知名醫院院長落馬 江蘇的揚子江、恆瑞、恩華葯業哪家行賄?

知名醫院院長落馬 江蘇的揚子江、恆瑞、恩華葯業哪家行賄?

摘要 【知名醫院院長落馬 江蘇的揚子江、恆瑞、恩華葯業哪家行賄?】這回故事的主角,是剛剛落馬的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院長連慶泉。這位連院長是專業大牛,而且是醫學界極為稀缺的“麻醉大師”。但故事的配角身份未明,但花朵財經從收集到的蛛絲馬跡,已把嫌疑鎖定在三家上市葯企中:恆瑞醫藥、恩華葯業。(花朵財經)

  最近花朵財經(F-Finance)經常寫到醫藥腐敗,不是我們絮叨,實在是葯企太狂野。

  這回故事的主角,是剛剛落馬的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院長連慶泉。這位連院長是專業大牛,而且是醫學界極為稀缺的“麻醉大師”。但故事的配角身份未明,但花朵財經從收集到的蛛絲馬跡,已把嫌疑鎖定在三家上市葯企中:恆瑞醫藥恩華葯業

  誰是真兇?抑或都是真兇?答案有待無所不能的監察委來揭曉。

  誰“麻醉”了院長?

  連慶泉被查的消息剛坐實,微信公眾號醫藥代表就帶來一串路邊社消息:江蘇某著名國內葯企銷售經理在高鐵站被帶走、製藥百強溫州辦事處被端、某外企人員也受牽連。

  無圖無真相,花朵財經上幾組路邊社消息的圖片。

  “跟麻醉科有關、又是江蘇企業,還是知名上市公司,都這麼明顯了,業內都知道是哪個公司吧。”有吃瓜群眾擺出一副盡知天下事的樣子。

  雖然都是業內傳聞,但像花朵財經這樣愛八卦的人士開始搜羅蛛絲馬跡。如同這位朋友所言,能都對上號的企業只有那麼幾家,至於哪家最像,花朵財經也只能等官宣。

  麻醉是手術中至關重要的部分,麻醉的好壞直接關係著手術的成敗。總體來看,揚子江、恆瑞醫藥恩華葯業都是麻醉領域的頭部企業,並同時符合江蘇、著名葯企的標籤。

  醫藥經濟報去年12月報道,揚子江的地佐辛是2018年銷售最好的麻醉葯,鹽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上市后成為唯一一家通過一致性評價的廠家。有了這兩個報備,揚子江有望短期繼續霸佔“麻醉一哥”的位置。

  花朵財經把“揚子江+連慶泉”做關鍵詞,沒搜出二者有直接關聯。把關鍵詞替換成“恆瑞醫藥+連慶泉”,就會發現還是有些交集。

  首先,恆瑞醫藥在近幾年浙江省疼痛學學術年會/浙江省臨床麻醉質控年會中承擔了一個小時的“恆瑞醫藥學術會”,連慶泉都有參加並發表演講。在其他的麻醉科學術會議上,恆瑞也多有參与“學術支持”,如連續中國醫師協會麻醉學醫師分會、麻醉學與復蘇進展學術年會、全國小兒麻醉學術年會等業界重要會議,幾乎都有恆瑞的衛星會。而這些會議上,都有連慶泉的身影。

  在此,請允許花朵財經插一句,葯企+學術會議+醫學大牛,這三者之間的關係遠遠不是學術關係那麼簡單。這是一個學術場、更是一個名利場。

  葯企需要在學術會議中冠名、邀請業內大牛撐場面,一則提高知名度、二則順帶推介產品、三則好吃好喝好住地招待各家醫院手握採購權的專家、主任們。

  這是利益鏈條的根基所在:手握採購權的確實不是醫生本人,錢也不是從醫生賬戶打出去,但是,要用哪種葯,專業地位越高的醫生,越是有發言權!

  反過來,專家們從形形色色的專業會議進程中,刷了臉、漲了聲望值、享受醫藥代表無所不至的奉承和完美的招待,乃至如本文主角這樣,可能與葯企談一些重要的條件或直接實現利益交換。

  好,上述是專家+葯企的貓膩之一,當然,也不能一杠子打翻所有人,也多的是不屑於與葯企搞利益交換的醫生,但是同時也存在許多像連慶泉這種把持不住的。

  下面接着說連慶泉和恆瑞們的過往。

  2017年,連慶泉帶的研究生還用恆瑞醫藥的陣痛、止吐藥物鹽酸氯胺酮注射液做小劑量氯胺酮用於小兒術后自控鎮痛的臨床探究,前幾年也有一些類似的文章發表。

  公開資料显示,連慶泉與恩華葯業的交集,又是通過另一家協會。浙江省醫師協會麻醉學醫師分會在2016年辦了一場叫做第一屆浙江省麻醉醫師攝影大賽的活動,恩華葯業是協辦單位,連慶泉則是大賽組委會的副會長。協辦單位嘛,本來就不明覺厲了,看看組委會的大牌和參賽的醫生,這對於每個葯企來說個個都是種子选手吧。

  醫生們,尤其是外科醫生、麻醉醫生這樣的群體,是典型的高學歷族群,生活情趣方面也不能弱於別人。所以葯企就組織了諸如“攝影比賽”之類的活動,來滲入衣食父母的方方面面。

  千萬不要誤會,上面這句“衣食父母”是患者,雖然理論上應該是。但實際上,你問一萬個醫藥代表,一萬個都會告訴你,真正的衣食父母,絕對是連慶泉這樣的院長、專家、主任們。

  當然,上述這三件事情放在這,也不能說明什麼。畢竟連慶泉是浙江省內唯一的麻醉專業系主任、麻醉醫學重點學科帶頭人,後面還跟着麻醉專業的很多頭銜。麻醉大師跟行業頭部企業聯繫緊密,麻醉大師採用行業頭部企業的產品發表論文等,倒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單獨來看的話,至多說一句往來密切不夠愛惜羽毛。

  但既然如此密切,那麻醉大師落馬後,很多圈內人把矛頭指向HR也不足為奇。

  再重複一遍,目前為止,究竟是誰“麻醉”了大師,花朵財經也不知道,真真假假只有企業和大師自知,沒有官宣之前,他們應該都如坐針氈吧。還有那沒有說透的外企,究竟是阿斯利康還是費森尤斯卡比,也只能靜候官宣了。

  兩家葯企的行賄往事

  既然有些業內人士說是HR開頭的葯企,那花朵財經就來說說幾年前的事情。

  恆瑞醫藥在國內醫藥界一直以專註創新的形象示人,也是國內首家注射液通過美國FDA認證的企業,研發實力超群。再加上孫老闆為人低調,很少在公開場合發表言論,恆瑞醫藥給大多數人的印象是“高冷”。

  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恆瑞醫藥也難破行業潛規則。2012年8月,網上一份署名為“恆瑞醫藥前醫藥代表”的文件出現在網絡上,主要披露了恆瑞醫藥在廣西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廣西區腫瘤醫院等醫院開展業務過程中,涉嫌向醫生支付高額醫藥回扣。恆瑞醫藥當時直接說指控“子虛烏有”,是競爭對手所謂,已經向對方發律師函。

  中國裁判文書網上也有10多起恆瑞醫藥行賄的案件,對象對象上至醫院院長副院長,下至部門主任,最早的出現在2008年。

  雖然明面上看恩華葯業跟連慶泉沒太多交集,但在商業賄賂上也沒有免俗。

  下圖為內蒙古自治區將恩華子公司恩華和潤因商業賄賂踢出市場的相關文件。

  更有意思的是,早在2014年,也是在內蒙古,就發生過恩華葯業銷售代錶行賄,導致7名醫生因收受回扣被判刑的事。

  舊事花朵財經就不再詳細引述,值(引)得(人)注(發)意(笑)的是,當時恩華葯業的董秘段保州曾經回應媒體稱:王某為恩華葯業子公司外聘的銷售代表,行賄事件和公司沒有關係。

  還需要多說什麼嗎?看來,孫子兵法的第三十七計“臨時工背鍋計”,真的是萬用靈丹。

  子公司聘用的醫藥代表,賣出去的藥品要不要入子公司的賬?子公司賺來的錢和母公司沒有關係,這是哪門子的神邏輯。

  本文提到的這些醫藥行賄案,都是網上的公開資料,任何一個人都可以通過搜索引擎檢索到。

  而令人悲哀的是,舊事常常不是往事的終結,而是新的輪迴的開始。一個專家級的麻醉醫生,無論放在哪家醫院都是絕對的寶貝,他們本可以造福眾生,卻因為金錢和貪慾陷入囹圄。世上最令人悲哀的事,恐怕莫過於此。

  花朵財經認識不少葯企員工,也認識很多醫生護士,提及醫藥腐敗,有些人將之歸咎於制度,但是歷史也已經多次證明,再怎樣考慮周詳的制度,也擋不住無孔不入、殷勤備至的醫藥代表,醫者首先也是一個人,一位不願透露姓名、有13年從業經驗的外科醫生告訴花朵財經,“醫藥代表的威力,你根本想象不到,70%以上是美女,特別能來事,我親眼見過跟着醫院的大科主任回家奔喪的,雖然沒有哭靈,但是也是一路鞍前馬後,從此後那個科主任就真的採購了他們家的導管和導絲(一種高端醫療設備)。”

  該醫生感慨良多,他說:不是我想為醫生找借口,一個醫學生,比別人至少多3—5年的寒窗,多數心裏是有理想的,能到了一個領域的專家水平,自己的天賦也一定是卓絕的,但是專業的水平不等於是看透人間萬事,面對金錢和感情的攻勢,專家的水平和反應,也不比書獃子高到哪裡去。

  本文提及的三家企業,不管是哪一家,如果最後證實其確無行賄“麻醉大師”的行為,也許它們還會覺得自己“冤枉”,但是花朵財經認為,醫藥代表腐蝕醫療人士,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實,連本該最為規範的上市葯企,都有諸多“前科”,也怪不得社會公眾的質疑。

  不管是H、E,還是Y,花朵財經認為,上市葯企應作中國葯企表率,不是從銷量上,而是從企業的價值觀上。不該把本應在手術台上濟世救人的醫生,拉到演講台、宴席台等各種其他“台”上去。

(文章來源:花朵財經)

(責任編輯:DF075)

鄭重聲明:東方財富網發布此信息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eastmoney.com/

【借錢借款相關精選資訊】

找尋台中合法借錢,合法經營的台中當舖在哪裡?

哪一家的台中汽車借款,台中機車借款,可以不限車種、車齡,且免留車輕鬆借款呢?

台中當鋪,台中汽機車免留車借款,哪家可以快速借錢一次搞懂懶人包!

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台中借錢,台中借款專家教你成為投資理財高手!

快速解決台中借錢,台中借款的方法與技巧!

籌不到創業資金怎麼辦?台中當舖借款幫你渡過難關!